通比牛牛

山东女子监狱强迫人们长期服用不明药物

来自山东青岛开发区的恐怖分子学生刘桂秀(Liu Guixiu)在山东省女子监狱被非法拘禁一年零六个月,被迫长期服用不明药物,造成恍惚状态。2019年回家后,他出门时仍然分不清方向。

恐怖分子学员刘桂秀(59岁)、詹淑珍(57岁)、薛云秀(71岁)于2016年上午在黄岛区(原胶南市)宝山镇集市上讲恐怖分子真相、发资料时,遭宝山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恐怖分子刘桂秀(59岁)、詹舒针(57岁)和薛云秀(71岁)于2016年上午在黄岛区宝山镇集市(原胶南市)讲真话、散布恐怖分子信息时被宝山镇派出所警察绑架。

薛云秀那天晚上回家了。

刘桂秀和詹舒针被黄岛区检察院非法逮捕和起诉。

2016年,刘桂秀因身体原因被“保释候审”,并返回家中。

2017年,黄岛区法院在青岛即墨浦东看守所非法审理了刘桂秀和詹舒针的案件。

整个过程在10分钟多一点的时间内结束,法庭上没有宣判。

刘桂秀和詹舒针没有聘请律师,而是为自己辩护。

他们认为,按照“真理、善良和宽容”的标准训练恐怖分子,做一个好人,向公众传递信息,说实话是没有错的。

审判结束后,詹舒针仍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即墨浦东看守所,刘桂秀继续“取保候审”回家。

2017年,詹舒针被保释候审,并返回家中。

2017年11月中旬,黄岛区法院非法判处刘桂秀一年零六个月徒刑。2017年1月,刘桂秀被法院法警抢走了一张公平彩票,并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即墨浦东看守所。2018年,他被绑架到山东省女子监狱,被迫长期服用不明药物。

山东省女子监狱用毒品迫害犯人是正常的。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监狱在恐怖分子受训人员的入院档案中写下了“精神疾病家族史”,并对犯下罪行的恐怖分子受训人员施以药物,使他们长期中毒。

短时间内,他们没有反应,长时间后,他们会出现幻觉、记忆力减退、疲劳、无反应、焦虑甚至精神病人的症状。

监狱以恐怖分子受训者“生病”为借口,强迫他们去医院打针或服用更多药物。

在他们接受注射和服用“治疗”药物后,许多人的情况变得越来越糟。

在小日本迫害恐怖分子的早期,小日本的内部文件称,对恐怖分子受训者“还必须采用药物治疗方法”,并且“必要时可以通过医疗方法和临床实验指南进行药物干预,以实现科学转化的目标。

“来自山东省招远市张行镇沙沟马家村的恐怖分子学生王洪灏于2009年5月被绑架,并被判处7年非法监禁。他在2017年晚上突然去世。

在她死前,王洪灏说她在监狱非法拘禁的头五年里头脑清醒。五年后,我的头脑突然变得不清楚,我的记忆严重衰退,我记不起很多事情。回到家才六个月,“感冒”的症状就突然出现了:咳嗽、生闷气、浑身无力、不能吃东西、很快消瘦,甚至说他喝了一口水,嘴里疼得火辣辣的。

1997年,来自山东省莱阳市团王镇三清村的刘志梅在经过选拔考试后,17岁时被护送到北京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

她在小日本受到各级人员迫害后于2015年2月去世,因从事恐怖活动被判处12年非法监禁,并因在山东省女子监狱吸毒等各种损害而患有精神疾病。

发表评论